记者暗访曝光黑窝点日产数吨假名牌涂料(组图

作者: 公司简介  发布:2020-02-03

  在位于房山窦店镇西安庄村的假漆制造窝点内,制假工人将假多乐士漆桶从隔壁取回,准备灌注厂房车间内制好的假漆。

  8月8日,记者接到举报,在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附近,有人专门向市场输送假的立邦漆、多乐士漆等,市场内也存在大量售假行为。通过记者半个多月的暗访调查,一个制作、运输、销售的链条被挖出。

  该黑窝点位于房山区窦店,每天大门紧闭,内部机器轰鸣,日产销量达到数百大桶,每天两三吨假冒名牌乳胶漆流向北京城南多个大型建材城。在这些建材城内,一百多元至数百元不等的大桶装“名牌乳胶漆”,几十元便可卖出。

  8月8日一早,一匿名举报人致电本报,称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以及周边市场存在大量的假冒名牌乳胶漆,主要集中于立邦、多乐士和富亚三个品牌,其他乳胶漆因销售量不大,假货相对比较少。

  举报人透露,在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内,主要是一名外地人在负责供货,但此人行动比较隐蔽,操作手段多样,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具体情况,只知道此人在批发市场附近有一个比较大的库房,而且在北京还有一个专门制作假漆的窝点,具体地点不详。除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外,城南其他的建材市场也接受供货,现阶段每天销售量至少在百余桶左右。

  记者来到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的“涂料板材区”大约有二十家店铺出售涂料。除了几家品牌专卖外,其他店铺大多也出售包括多乐士、立邦等多种涂料品牌。

  记者以订货人的身份拜访了一些店铺,直接要求购买假冒的名牌涂料。“现在管得比较严,我们不卖假的。”一位商家介绍,市场确实存在出售假涂料现象,而且不少前来买涂料的人“点名要假的”。

  “这是假漆里最好的!家里刷内墙装修足够了,没问题!”得知记者来意后,一名油漆店经理向记者推荐了一种名为“时时丽”的立邦牌涂料,价格为100元。该老板称,这种涂料的原价应为130元,而市场上假“时时丽”的价格与质量参差不齐,他这儿100元的货足以以假乱真。

  记者发现,京开市场中存在80元、85元、95元、100元、120元等五种档次的“时时丽”假涂料,据商户称都是可以乱真的。一家油漆店店主告诉记者,造假漆的厂家有不少,不同的厂家的质量和价格就不一样,有的假漆厂商质量做得好,卖得就贵,而有些“很便宜的”油漆,涂到墙上没过几天就往下掉,“质量很差”。

  据立邦专卖店的销售人员介绍,“时时丽”为立邦最便宜的涂料,是工程用漆,并不适用于家庭内部装修,而大多数立邦的家庭用漆至少要二三百元。

  “一个桶20块钱,你要是想便宜,买个桶往里装点什么不行啊?”据一名出售涂料的装饰材料商户介绍,类似于多乐士、立邦等名牌漆桶,只需要20元就可以买到,自己买点原材料就可以自制,流程并不复杂。

  走访一圈,京开市场内明确表示可以出售假漆的店铺有十多家,占到了涂料商户的半数。

  “我们是有厂家认证标准的总代理,整个店里只卖多乐士。”记者随后走访了几个专卖店,询问为何旁边商户同样产品价格便宜一半时,销售人员表示“一定是假的,这个价格进货都进不来的”。

  据知情人透露,制假漆的商户几乎每天都会往市场送货。通过在市场附近蹲守,记者很快锁定一辆长期向店铺运送立邦漆和多乐士漆的三轮车,送完货后便会返回市场东侧一处院落内。该院落位于黄土岗村附近,院中有一条主马路,两边分布着建材厂商和一些破旧的停车场。三轮车直接停在尽头一辆厢式货车前后,车夫随即离开。记者走近后发现,这辆车牌为冀FEC369的厢式货车侧门和后门被三把锁锁住。

  8月10日下午两点多,一名光膀子的中年男子走到冀FEC369货车旁边,将车开到附近停车场。接下来的举动谁都没有料到,他将冀FEC369厢货车停好后,手中拿着一串钥匙,步行几十米,打开一辆未悬挂任何车牌的厢货车,将车开到冀FEC369货车旁边。随后他又拿着钥匙,打开了一辆牌照为京PS9A26的金杯面包车,再次开到厢货车附近。隔了几分钟,男子步行离开,

  再次返回时,驾驶的是一辆五菱面包车,车牌照为京MK3669。把车停在了其他三辆车附近后,下车锁车门离开。

  经多名知情者证实,该人名叫王廷杰,河北保定市博野县人,在此经营乳胶漆生意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在一排平房中租用了一个10平米左右的小库房,为人相当谨慎,甚至到了胆小的地步。

  王廷杰离开后,记者透过车窗玻璃,发现面包车内放有很多成品乳胶漆,可见立邦和多乐士字样。之后数日,记者几次试图上前与王廷杰交谈,希望能从其手中购买一些货物,但每见有陌生人靠近,王廷杰便会远远躲开。知情者称,他的伙计都是他的同乡,平时不负责联系客户,只负责送货,也不与他人交谈。

  随后多天暗访中,王廷杰和他的伙计通过电动三轮车或面包车,向京开五金建材市场和其他市场运货,每天达数百桶之多,其中不乏立邦和多乐士等名牌漆,甚至还有富亚等本地品牌漆,这些桶基本都在18公斤的容量左右。记者从无意间发现的一张王廷杰3月17日的单据中看到,当天出货量在375桶,核算重量在3吨以上。

  库房所在院子大门紧闭,除非熟人车辆,否则难以出入。记者多日蹲守,8月16日下午7点半左右,牌照为冀FEC369的厢货车发动了,司机是王廷杰的一个伙计。记者开车跟随其后,但货车开出铁门后,直接停在路边不再继续行驶。

  晚上9点半左右,货车突然启动,直接逆行从出口处驶入京开高速。经过努力,记者再次在高速上追赶上这辆货车,但与其接近后,货车突然直接在高速上停车,放过多辆后车后再缓缓启动,王廷杰在副驾驶位置不断探头查看后方。如此反复数次,货车上了六环路直奔房山方向。

  在六环路上,王廷杰的货车突然加速,一度时速超过100公里每小时。行驶到长阳出口时,又突然减速到10多公里每小时,缓缓前行。进入107国道后,货车一路闯红灯、走应急车道,当晚10点40分,货车来到窦店镇西安庄村的一个小厂房。车灯向大门里晃了晃,随后鸣笛两次,大门随即打开。

  8月18日中午,记者翻墙进入隔壁厂房,并爬上内部一座正在建设的二层小楼内,观察该厂房。下午两点多,厂房机器轰鸣,两名年纪比较大的工人进出于厂房,将滑石粉的原料推入加工厂房,并对一些旧桶进行清洗,门口很快堆起满满的成品漆,其中多数为立邦和多乐士品牌。

  下午4点,一名工人突然走出厂房,走到记者蹲守的厂房边墙处,站在砖上不断张望着,确定院中无人后突然翻墙到隔壁厂房。十多分钟后,该男子搬着两叠约20多个空桶,站在墙边,招呼自己厂内的伙伴,将藏在隔壁的空桶运回。记者注意到,空桶外标识为多乐士家丽安系列。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王廷杰每隔两天便会到加工厂取一趟货物,一次拉货在300桶左右,所装货物均为大桶装乳胶漆成品。拉货所开车辆均为牌照为冀FEC369的厢式货车,这期间,再无他人来此取货。

  当地知情人告诉记者,此处厂房是王廷杰租赁的。王廷杰每次拉货回到京开后,并不是将货物搬运到仓库中,而是分开装在其他的三辆车当中,而那辆未悬挂车牌的厢式货车,从来没有开出过院落,一直停在停车场或王廷杰租用的库房门口,作为王廷杰的一个流动仓库在使用。

  在其后几天的跟踪当中,记者意外发现王廷杰在十里河建材市场附近,还有一个库房。每次货物拉回后,第二天一早,或者傍晚时,王廷杰都会驾驶京MK3669的五菱面包车,将几十桶的货物拉出。记者一路跟随发现,其将货拉到了分钟寺八门1号院内。此处环境复杂,属于群租建筑,以平房为主。王廷杰将货放到该库房内,如果不回京开,则直接在附近的一处垃圾处理厂内留宿。

  通过走访附近的邻居后确定,该地点也为王廷杰租用,平时每天清晨或者傍晚,都会见其开车拉着大量的成品漆放置于此,此处库房的看管和出货,主要由其妻子负责。在邻居们眼中,王廷杰夫妇很少说话,也不与周围的邻居打招呼,每次放置完货物或取货后直接离开,并不居住于此。(采写记者肖岳实习记者梅天一影记者朱嘉磊 制图吴尚楠)

  前天(23日),房山区公安分局接到本报记者反映的情况,副局长马志刚连夜调集分局治安支队、刑侦支队、巡警支队、窦店派出所等的35名警力展开行动,端掉位于窦店西安庄村的黑工厂,控制两名嫌疑人。晶卫士涂料随后,警方奔赴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附近的仓库,控制住黑工厂老板王廷杰并扣押近900桶假冒名牌漆。

  前晚11点左右,窦店派出所内人头攒动,来自分局治安支队、刑侦支队、巡警支队、窦店派出所的35名民警紧急集结。在动员部署会上,分局副局长马志刚向民警分配任务,并按地形图制定外围推进方案:“现场只许进不许出,严格排查。”

  据了解,当晚的行动分为4个控制组,负责逐人逐车盘查黑工厂路口周边经过的可疑车辆和人员,防止相关人员逃跑。另有4组负责抓捕的民警,将黑工厂的小院团团围住后,从四面同时进入。订好抓捕方案后,所有人员、车辆开赴现场,约定以灯光为行动信号。

  警方到达现场时已是凌晨,各队警力迅速到位,围住黑工厂院落,对大院进行严密防控。

  这时,一道白色的手电光柱射向天空,民警看到行动信号后,立即攀上四面院墙翻进院内,院子的铁门同时被撞开。正在屋里睡觉的两名老年男子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警方当场控制。据了解,这两人分别是工厂老板王廷杰的父亲和工厂工人。警方当场查获账本、笔记本等物,其中详细记录着该厂制售假冒名牌涂料的情况,及相关调制配方和操作流程。

  民警在大院西侧看到,一个木头搭建的窝棚内摆放着数十袋编织袋,嫌疑人承认袋内物品就是他们用来制作假冒涂料的原料。南侧厂房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桶,里面是正在调制的涂料。桶旁边还堆放着数桶已经灌制封口的涂料,桶上贴有立邦、多乐士等多个知名品牌的标签。

  厂房面积约200平米,中间摆放着生产假冒名牌漆的搅拌机械,旁边堆放着许多未标注名称的化学原料。嫌疑人称,他们就是用这些原料勾兑出假漆。

  据了解,当晚8点左右,黑工厂老板王廷杰驾驶着牌照为冀FEC369的厢式货车,前往窦店黑工厂拉货。警方查抄工厂时,该货车并不在院内。记者询问被控制的工人,对方承认,这里确实是王廷杰加工假冒名牌漆的黑工厂,却称王廷杰当天并未来此处拉货。

  随后,一名工人带着记者来到隔壁另一处厂房,从一堆杂木中指出了另一个存放假油漆桶的地点。警方查看发现,该处摆放了上百个假桶,其中不乏多乐士、立邦、富亚等品牌。

  黑工厂被端,为防止工厂老板王廷杰潜逃,治安民警和刑警一路奔赴其位于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的库房。

  警方车辆行至六里桥附近时,蹲守在京开建材城的记者反馈消息称,王廷杰刚拉了满满一车货回来,正在和伙计一起把货物分到其他车上。昨天零点30分,民警抵达库房大院。警方先以查暂住证为由,将铁门叫开,却发现大院内部被高3米多的栅栏铁门隔开并上锁。民警只得再次叫门,一名白衣男子走近时,众人发现,他正是王廷杰本人。

  面对民警,王廷杰显得有些惊慌。民警在门外稳住其情绪,称只是例行检查暂住证。王廷杰犹豫了几分钟,才将一扇小门打开。民警随即上前将其控制,并将其钥匙、包等物品暂时收缴。面对民警的质询,王廷杰先是回避,十几分钟后才开始妥协。他带着民警来到库房,里面堆满了立邦和多乐士的假漆。

  民警在院内只发现了王廷杰一人,其又否认没有伙计,民警只得先将其带出,让他指认车辆。民警在王廷杰身上找到面包车和金杯车的钥匙,随后又在金杯车内找到另两辆货车的钥匙。记者看到,四辆车中全部装着立邦和多乐士的乳胶漆。

  指认车辆后,王廷杰被民警押到警车内。此时,民警在王廷杰的库房找到两本账本、一些防伪标签及大量收据票本。记者看到,其中一本数百页的账本从今年初开始记录。8个多月的时间内,从王廷杰的黑工厂流向市场的立邦和多乐士等假冒品牌乳胶漆多达数万桶。

  昨天上午,经过连夜审讯,民警和多乐士公司工作人员赶到位于十里河建材城附近的另一处库房。民警到达分钟寺八号门1号院时,先通过电话联系到负责此库房的王廷杰妻子,对方答应随后赶到开门。民警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王廷杰妻子并未如约前来。民警让王廷杰给其妻打电话,但对方已关机。

  民警随后找到房东,经房东同意,开锁公司将门撬开。该库房内存放了100多桶成品立邦、多乐士、富亚品牌的乳胶漆,还有大量空桶。查抄过程中,民警还发现了一份立邦时时丽内墙乳胶漆的产品质量鉴定报告。经认定,该报告系伪造。

  据房山分局治安支队介绍,仅十里河建材街和京开建材城两个库房所查抄的立邦漆成品就达627桶。在窦店制假窝点,民警还查获周转资金17万余元。

  昨天下午,房山公安分局连同房山工商分局以及厂家人员,赶到王廷杰的两个仓库,对所扣货物进行查验,随后将涉案车辆和货物全部带回房山。经厂家鉴定,这些涉案产品均系假冒。

  立邦牌涂料627桶、多乐士牌涂料62桶、立邦牌涂料空桶295个、多乐士牌涂料空桶130个

  8月22日,公安部召开会议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打四黑除四害”专项行动。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强调,“四黑四害”问题与群众衣食住行、生产生活密切相关,事关民生和人民生命安危,各级公安机关要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和自身优势,严打制售假劣食品药品的“黑作坊”、制售假劣生产生活资料的“黑工厂”、收赃销赃的“黑市场”、涉黄涉赌涉毒的“黑窝点”,以保民平安、为民除害的实际行动回应群众的关切。

  据了解,这是公安部8月22日部署“打四黑除四害”行动以来,北京警方破获的第一案。(采写本报记者肖岳实习记者梅天一影本报记者朱嘉磊)

  窝点是家族式的,王廷杰负责统筹、他的父亲负责调制假漆,而其他环节也都由自家人负责。

  销量是供不应求的,每天出售的量在200—300桶之间,几乎达到产能的极限。

  嫌疑人王廷杰坦言,自己的年收入达到几十万元。而之所以生意红火,主要因为“市场空间大”,因为有些工地点名要假漆,坚决不买真货。

  据嫌疑人王廷杰供述,2010年春节,他从一个叫阿豪的人手中,以2万元的价格买来包括漆配方以及制作漆的装备。制假的场地每年租金2万元。

  王廷杰说,起初,有一名会制作假漆的工人帮他干,到去年年底这名工人辞职离开。此后,王廷杰的父亲掌握了制作假漆的技术,并开始制作,而王廷杰本人则在需要拉货的时候才过来。因为生意好,房主将今年的房租涨到4万元一年。

  根据警方查获的情况看,在这个窝点,仅有两名工人,其中一人是王廷杰的父亲。

  据王廷杰的父亲说,他在来涂料厂之前是农民,一直在家种地,没有接触过任何的涂料漆生产工作,也没有资格证书。涂料厂从阿豪手中兑过来后,他很快就学会了勾兑和制作过程。使用的原料一般是他打电话订货,供货方送货上门,或者由他儿子买了送过来。制作时按照一定的比例将钛白粉、乳液、轻钙、重钙等原料配好,放入搅拌机内进行搅拌后装桶。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王廷杰负责在黑工厂、京开五金建材批发市场附近的库房、十里河建材城附近的库房之间往来,其妻子则主要负责十里河附近的库房和经营,所有重要的地点,都是其家人在把控经营和生产销售。

  王廷杰的父亲说,桶也是他儿子提前买了准备好的,需要哪个品牌的,就装哪个桶。数量也是听儿子的。如果卖得多就多做,如果卖得少就少做。最多时一天会制两大缸,一缸一吨半左右,至少能装70多桶。

  据了解,王廷杰的父亲起初自称是给王廷杰打工的,每个月1600至1700元,按月结账。

  另外一名工人是王廷杰的父亲帮助从老家找来的,包吃包住,月工资1500元。二人都明知制作的是假冒漆,却一直在制作。

  王廷杰说,自己会根据需要销售的品牌、数量,通知父亲进行制作,然后他再去拉回来进行送货。王廷杰为了周转货物,购置了3辆车(两辆面包车和一辆厢式货车),还借了一辆车。王廷杰说,为躲过限号方便运输,才多买了几辆车进行周转。为了保密,王廷杰往往自己运输,即便其他工人开车,他也会跟车。

  王廷杰将在房山区窦店镇西南庄村工厂生产的漆直接拉到京开五金建材市场附近的仓库、十里河建材城附近的仓库存放销售。

  如果是A类产品,比如立邦、多乐士5合1等,每个桶的价格从16.5元至23元不等,然后根据桶的级别进行分装。

  立邦、多乐士A类名牌漆都用一些好的原料进行加工,次一些的品牌就用差一些的料,普通消费者很难分辨真伪。晶卫士涂料王廷杰说,他们制作的假冒漆与厂家正品的漆粉刷率是不一样的,比如正品漆一桶能粉刷100平米的线平米左右。

  王廷杰说,如果是好品牌的A类产品,一般装好一些的桶;B类产品装差一些的桶。

  据王廷杰供述,其制作的假冒漆多数都销往北京的各大建材市场。王廷杰的记录显示,漆销往十里河、花乡、玉泉营、七里堡、良乡南关永林建材城等多个建材市场。货主会根据需求要求其送货,而这些假冒的名牌漆一般销售价格都在60元至70多元,送货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格。比如多乐士5合1漆,市场售价在170元左右,王廷杰送货价65元,为市场价的三分之一。

  王廷杰说,算上桶钱,一桶漆的成本价为50元左右,加上其他的消耗,一桶漆的利润约为10元左右。根据王廷杰的销售情况看,一天一般能卖200-300桶,一年至少能挣三四十万。王廷杰说:“要不是挣钱,谁会冒着风险做假冒的产品呢。”

  采访中,记者随机走访了立邦、多乐士的一些正规经销商,他们均表示,受假货的影响,真货的销售可以用“可怜”来形容。

  一家经销商的负责人王东(化名)告诉记者,他知道王廷杰这个人,此前还跑到他店中想要和他一起合作“发财”,被他拒绝了。王东说,今年的销售量太惨了,近几个月都卖不出去货,每个月都要往里赔十多万元,罪魁祸首就是这些假货的泛滥。

  王东透露,此前有多个工地来店里要货,委婉一些的说要最便宜的,但听到真货的报价后便离开了;有的则直接说明要假货不要真货,这让本来已经惨淡经营的他们很难办。王东说,这行业他清楚得很,这些工地的施工方或采购方将假货买回去后,以真货的价格报价,从中谋取利润。

  记者发现,部分假冒名牌乳胶漆所用原料中包括滑石粉、重钙、高岭土等化学原料。

  一位研究乳胶漆的专家告诉记者,滑石粉、重钙、高岭土这三种原料,在涂料业相关的产品中都是需要使用的,包括立邦和多乐士等品牌也需要添加,但正规厂家生产的涂料产品是有严格配方和工艺控制的,所使用的原料也有严苛的技术标准进行控制,因此可以保证产品质量符合相关的国家标准要求,产品的有害物质限量符合国家强制标准的要求。而假冒伪劣产品的制造者,为了追求利益,会使用不良原料,并偷工减料或以次充好,在制造过程中也是粗制滥造,甚至添加一些国家不允许的化学原料,因此假冒伪劣产品不仅在产品质量上无法保证,还会因为使用不良原料而造成产品的有害物质超过国家标准,从而侵害使用者和消费者的利益,危害人体健康。

  1.过敏性危害:普通聚酯漆中的重要组分TDI在国家标准GB5044-85中被列为高度危害级物质,容易诱发皮疹、头晕、免疫力下降、呼吸道受损、哮喘等过敏反应。

  3.败血性危害:漆和装饰胶中大量使用的苯系物(苯、甲苯、二甲苯)会损害造血机能,引发血液病,也可致癌或诱发白血病。

  4.脑毒性危害:表现为神经系统受损,漆中的溶剂(俗称稀料)长期蓄积于中枢神经系统,导致大脑细胞受损,容易引发慢性溶剂中毒综合征,神经性精神功能紊乱等等,使儿童智力降低。

  据立邦公司工作人员介绍,六看指看厂名厂址、看商标、看桶身、看标签、看产品标识码、看产品。

  看厂名厂址一定要看准立邦公司民用涂料的主要四家涂料生产厂。立邦涂料(中国)有限公司、廊坊立邦涂料有限公司、广州立邦涂料有限公司、立邦涂料(成都)有限公司。如果不是以上工厂生产的即涉嫌侵权产品。

  看桶身较容易辨别真伪。假冒品桶身印刷质量差,主体图案轮廓不清晰,经常有套位不准等印刷问题,颜色和真桶有差异。假冒品一般表现为桶盖和桶身感觉不配套,桶盖很松;或者有撬开过的痕迹;假冒品的桶身和桶盖的成色可能不一样,桶身较旧但桶盖较新。

  看标签要注意标签的打印质量有无问题,假货会不够清晰、有缺损或重复粘贴的痕迹。

  产品标识码重复即有假冒嫌疑。标签上附有10位数字的唯一的不可复制的产品标识码。

  看产品质量最为关键。开桶后将涂料搅拌均匀后检查外观,正常产品应该均匀细腻无结块。

  首先,拨打“立邦”的免费服务热线,将条码上的数字告诉热线的服务人员,可查询产品标识码。

  其次,发送短信息到。命令格式:1687**********其中1687是命令,**********为十位产品标识码,“命令”与“标识码”之间加空格或#号。资费标准:当地移动/联通短信标准资费(立邦漆不收取短信资费)。

  据多乐士公司工作人员介绍,可以通过五种方法辨认线.金属线上有“ICIPAINTS”字样(注意:该金属线是镶嵌在标签上的金属线,而非平贴在表面的金属线.独一无二的识别编码,防止假冒及货物流窜(注意:识别编码的位置已经与EAN13码的位置进行对调,现在识别编码在垂直位置,而EAN13码在水平位置)。

  5.微缩印刷,细心查看可看到在蓝色条纹上有“ICI”小文字。(记者肖岳实习记者梅天一)

本文由自贡市防晒涂料有限公司发布于公司简介,转载请注明出处:记者暗访曝光黑窝点日产数吨假名牌涂料(组图

关键词: 晶卫士涂料